你好,欢迎来到上党道地药材网
【免费注册】 【立即登录】
长治市中药材行业协会:0355-7678068

当前位置:首页>全国药材行情>正文

山西中药材产业该如何“发力”?


 “哇,这里真是连翘的世界呀。山连山,坡连坡,漫山遍野都是野生连翘,真不愧三晋‘大药场’的名号”。这是前不久参加我省中药材产业发展考察交流活动的国内中药材行业的代表们,在登上安泽县黄花岭连翘基地参观时发出的惊叹。
  其实,连翘只是我省中药材大家族中的一员。据第三次全国中药材资源普查获得的最新数据显示,我省拥有各类中药材品种多达1116种,丰富的资源由此可见。那么,如何才能使山西的中药材由资源优势变为产业优势,形成竞争优势和经济优势呢?山西中药材产业要做大做强,到底该如何“发力”呢?
  做足优势,在基地建设上下功夫
  要把中药材产业做大做强,首先必须在源头和基础上下功夫,即在基地建设上做文章。具体说,就是要建设规模化、标准化的中药材基地,唯有如此,才能把我省的资源优势放大,使其变为产业优势。负责全省中药材生产管理工作的省果业总站站长闫和建这样说。
  诚然,我省独特的地形地貌和气候条件,孕育了丰富的中药材资源,为山西发展中药材产业创造了得天独厚的优势。尤其是我省特有的30多种大宗道地药材,在全国市场具有很大的影响力,更为山西中药材产业发展做足了铺垫。如连翘、黄芩、远志等优势品种,在市场的占有率很高,分别占到全国市场份额的50%、40%、30%,堪称业内王者。更有浑源黄芪、潞州党参、阳城山茱萸等药材,以其品质上乘,在市场上小有名气。如浑源黄芪甲苷含量都在0.1%以上,最高达到0.38%,硒含量0.08ppm,享有“浑源黄芪甲天下”的美誉,市场售价高出同类产品1-3倍。潞州党参,身粗条长,质厚味纯,党参浸出物56.2%以上,远远超出药典规定标准。阳城山茱萸有效成分马钱苷高出药典标准1倍多。但是,由于受立地条件、土地经营规模等因素的影响,以及缺乏科学的规划和管理,我省至今没有形成大规模、高标准的生产基地,使得天赐的资源优势没有被放大,没有形成产业优势。
  闫和建说,虽然近年来我省中药材产业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尤其是在基地建设方面步伐显著加快,在全省逐步形成了以党参、黄芩、连翘、柴胡、苦参、山茱萸为主的太行山中药材基地;以连翘、柴胡、板蓝根为主的太岳山中药材基地;以黄芪为主的恒山中药材基地;以远志、柴胡、生地、丹参为主的晋南边山丘陵中药材基地等四个基地。但是,这些基地与药材大省强省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我省中药材总面积285万亩(种植面积为167万亩)年产药材23万吨。而贵州省中药材的总面积却在500多万亩,年产药材155万吨。所以说,建设品种规模化,生产标准化的药材基地是当前必须做好的一件大事。
  做强名药,在道地药材上求突破“一种药材可以做到年产值500亿元,这事听起来有点玄,但兄弟省份确实已经做到了。盛产人参的吉林省单是人参及其系列产品每年产值就是500亿元的真金白银”。山西省中药材资源普查办公室副主任刘根喜这样告诉记者。
  刘根喜说,就一个人参吉林省真的做出一个大产业,一个大市场,一片大天地。分析人家的成功经验就会发现,人参是吉林省的特产,是颇有名气的道地药材,这是人家的资源优势。
  但是人家真正厉害的是,把人参这个名药想方设法做大做强了,把一棵“小草”做成了一棵参天“大树”。这是我们应该认真学习和加以借鉴的地方。就山西来说,我们也不乏名药,不乏非常道地的药材,比如连翘、黄芪、党参等,这是我们的名药,我们的特产。为什么同样是名药和特产,人家做得很大,我们却做不到呢?差距就在我们的重视程度不够,开发力度不够,下的功夫不够。
  道地药材是老天赐给人类的一个“宝”,有自身独有的特殊价值,能否把这个“宝”用好,就看怎样来认识和使用。刘根喜认为,开发道地药材要比普通药材更有价值,会获得更多回报。至于开发的路径,可以走品牌开发的路子。如四川省把贝母的品牌就做得很响、很成功。市场上同样的贝母,四川贝母10克售价90元,而其他贝母只有10多元。也可走多元化开发的路子,把道地药材用足用活。如云南白药,其最重要的成分就是当地的道地药材三七。云南白药厂家用足用活了三七,除开发了白药系列产品胶囊剂、酊剂、硬膏剂、气雾剂、创可贴等,还开发了三七系列产品:生三七粉、熟三七粉、生三七片、熟三七片、三七冠心宁(片剂、胶囊剂)等。不仅如此,还跨界开发了日化产品——云南白药牙膏,而且把牙膏产品做得风生水起。现在单是白药牙膏每年的销售额就达到近40亿元,成为白药集团内单品中最靓丽的“一枝花”。
  我省能不能把三晋名药黄芪、连翘、党参等,同样做成吉林的人参,云南的三七,做成那样的业内翘楚,关键就看如何在道地药材上下功夫。
  做大产业,在加工和市场上发力
  晋地无闲草,自古多灵药。我省依托丰富的药材资源和独有的道地药材,做大中药材产业应在情理之中。但是,到底该怎么做呢?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资源中心研究员李军德在我省考察后认为,山西要做大中药材产业必须尽快弥补产业链条中加工能力不足的“短板”。
  记者通过调查发现,目前我省中药材深加工企业确实数量少、规模小,而且在国内中医药产值中所占比重很低,对产业拉动能力差。数据显示,我省中药材年加工量不足总量的15%,中药饮片工业总产值仅占全国的0.27%,中药制剂工业总产值仅占全国的0.65%。全省中成药单品种销售收入过亿元的仅有两个,而北京同仁堂一个企业就有七个。这就是我省的差距,也是需要努力补齐的“功课”。道理很明了,中药材产业不能缺少加工这个重要的环节,只有加工才能使原料变成产品,才能实现药材的增值,才能使产业链条得以拉长,才能把整个产业真正做大。
  在弥补药材加工“短板”的同时,更要做好药材市场这篇大文章。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资源中心管理部主任杨光建议,山西要做大中药材产业就必须在市场开发和建设上给力。这个建议可谓一语中的。
  记者了解到,当前我省每年有80%以上的中药材以原料药运到河北安国、安徽亳州、河南禹州等国内几个最大的中药材交易市场销售。尽管全国现在已经形成了17个较大的中药材交易市场,但我省至今没有一个规范化、标准化、规模化的中药材交易市场。市场是什么?市场是连着生产者和用户的桥梁,山西要把中药材做成大产业,实在不能缺少这个桥梁。



上一篇:山西中药材产业迎来全新机遇
下一篇:2019年6月4日中药材价格